今天依然没有填坑的芋酸

破写文的

蛙灾里面要在妹妹眼睛里面找成就,由此引发的脑洞

还有一张老爹老妈的草稿

不会画画(哭

这世上没有十全十美之人啊

一条鱼。:

我这两天实在是憋到要爆炸了。


小朋友们,你们真的不晓得这世界真实的面目啊!


这世界上,没有·你心目中·那个十全十美之人啊。


伟大的英雄犯下过不可饶恕的错,阿喀琉斯以复仇的名义侮辱赫克托尔的遗体,亚历山大劫掠并焚烧了历史名城波斯波利斯,拿破仑用暴政维护着家族的皇权。


宙斯是天父,也是个婚内出轨的人渣。赫拉是天母,也可以只为了嫉妒而杀人。雅典娜标榜正义,实际睚眦必报;阿波罗代表太阳,私生活是一笔烂账。


神话都是人写的。为什么荷马史诗写成这个样子?因为这本来就是人的样子。你具有无上的权能,举着正义的天平,听取旁人的哀告,你也善良,也完成了旁人不及的伟业;但某一方面,你辜负过人,忽视、轻蔑、因一时之怒而侮辱过人,事后还觉得不值一提,殊不知自己就是旁人眼里的人渣。


所以朋友我想你可能太小了,可能没有见过、也无法接受这些事情,还觉得这世界上有一条线,线这边是好人,要嘉奖;线那边是坏人,都该被惩罚。你可能没想过,好的部分和坏的部分可能都在一个人身上——不是可能,是一定。你可能也不知道——一部分人只能看到坏的,另一部分人只能看到好的,前者拒绝相信好的部分,而后者不能接受坏的部分。所以这世上才有那么多“人设崩塌事故”。


但你会见到的,这磕碜的生活会给我们看很多黑白难辨、泥土一样浑浊的东西。你会见到懦弱无能的父亲深爱着儿女,暴躁易怒的丈夫深爱着妻子。你会见到致力于人权与公义的伟人婚内招妓,事业发达家庭美满的商界领袖背弃友人。你深爱的父母可能在外面对人自私刻薄;你奉若圭臬的师长可能在学术上目光狭隘。他们不是好人了吗?不曾无私过吗?他们就能因此而免于批评了吗?他们犯过的错就因此消除了吗?


都不是,都不是。好在那里,坏也在那里。你若要爱他,便要跨过那些错误去爱他。


这就是为什么爱很难。你得容忍对方和愚蠢,容忍对方的刻薄,指出对方的错,理解对方的辩白,指望对方因为爱你而去改正。


这就是为什么爱是一种非常高超的情感技能。它那么难,我们又不是出生就能学会。所以我们只能在爱的关系里学习去爱。很多人学会了,很多人学的磕磕绊绊,很多人在学的过程中犯了错,却还是不想放弃,所以你得连着错的那部分一并原谅。原谅自己的,也原谅对方的。


所以朋友……如果你能理解我说的这段话,我希望你也能理解,8012年了,别用自己的道德审判去绑架文学作品和文学作品里的人物感情了,谢谢。福楼拜、莫泊桑、托尔斯泰、玛格丽特·米切尔、艾米丽·勃朗特等等无数作家一并谢过你了。

学化学学到吐该怎么办

【本文纯属虚构,学化学是一件多么令人愉快的事情】
我是一个学化学的苦逼学生。
说件丢人的事情,我现在打开化学书,轻则头晕,重则呕吐。
我不知道啥时候遇上了这种事,大概是老赵的化学讲义太难了。有一次我在熬夜学习➕早上爬起来学习时,发现看书时,头脑昏昏沉沉的。我当时没有多想,只是觉得是因为晚上熬夜。精神不佳。
学什么学,狗命要紧。我当时这么想着,爬回了被窝。
之后的日子里,我就和化学以及化学相关的东西相克了。看教材,复习讲义,做作业,这些日常的任务我都做不了了,头脑根本不受自己控制,头痛欲裂,无论怎么调整都不行,这咋整啊。
我窝在宿舍里,思考人生。回家去?不。到这里学化学我爸本来就不太同意,觉得太辛苦,但是我不顾我爹的反对,收拾好东西就过来了。现在回去会很丢人吧。不过我同宿舍的妹子就比较惨了,她是被她父母逼着过来的。
我还不信了!
我翻出我最厚的一本化学书,打算以毒攻毒。我摸着封面,深吸一口气,如同上刑一样开始看。看了十几页,我难受到再也支撑不住,跑厕所里,吐了个稀里哗啦,吐到我觉得我的胆汁都要被吐出来了。
我做不到。
我回到房间,往床上一躺,觉得欲哭无泪。我调整一下心情,发了一条动态:“学化学学到吐怎么办,在线等。”虽然是事实,但肯定不会有人在意的吧。
我接着给我最好的朋友发了条信息:学化学学到头疼,哭。
她回复:摸摸头。
行,头给你摸,只要能让我好起来把我的头摸秃都没有关系。
之后的话该怎么办呢?若是到医院去挂号,然后说我学不进去东西,一学习就头晕目眩,大概我会被笑死吧。所以之后还是靠自己调整吧。我想着,明天总会好些的。
话虽这么说,但我自己都不相信了。

浮梅!!!

饿极升天的雨客:

偷偷丢点不打tag的东西看到就是有缘分
【高亮】关于我打算开真车画人体啦,就是h/漫()
评论区留下想看梅浮/浮梅谁上谁下 哪个多一丶就先画哪个( '▿ ' )不过当然两对都会有的(吧)
没图没人看得到的所以随手配图x和剧情无关!

碎碎念

lofter有没有那种屏蔽tag的功能......
举个栗子:
我混一个热圈,吃一对冷cp,天没有粮吃,只能自割腿肉吃。
有一天,我看到出现了一个热度很好的文,点开发现是多cp,除了那对我吃的cp,剩下的要么我不吃要么就是我雷的。告辞。
就,很苦。

关于毒物交流组的一点点设定

【对人设板板的采访】
Q:你好哇!
A:你好!
Q:人设板板你好!你是叫......芋酸!有些奇怪的名字哇。
A:emmm……其实我最开始叫老酸的!然后阵鳞君觉得这个名字太不正式了,所以给我起了这个奇奇怪怪的名字!你叫我老酸就可以啦!
Q:阵鳞君怕不是喜欢吃芋头什么的。
A:也许吧。
Q:好的,那么进入今天的采访主题了!听说阵鳞君开了个巨坑,叫“毒物交流组”,里面的一些人物设定就由你代为转达了对吧?
A:是这样没错。
Q:毒物拟人好像很少有人涉及欸。
A:我在贴吧里面看到过有人给毒物拟人的,但是都是好几年前了,帖子也好久没有更新了也许是怕被查水表?
Q:这个话题就不继续展开了吧。那么可以说一下设定背景什么的吗?
A:时代应该是现代,大概剧情是一个叫李墨的少年,无意找到了一本笔记本,属于一位叫莫索菲特的医生,笔记本的内容是关于一个叫卡尔莫的特殊患者。
Q:哇,一下子来了三个人物。
A:我把人物设定也讲一下吧,因为我觉得我会鸽的。李墨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他对于医生在笔记本里面记录的故事十分感兴趣,笔记本里面的大多数内容都是由他润色整理的。莫索菲特二十多岁,是笔记本的主人,有关卡尔莫的资料都是她记录下来的。卡尔莫是个十分特殊的患者,关于毒物们的形象以及性格之类的都是他介绍的。
Q:也就是说有三个人在叙述?
A:是的,简单来说就是一件事情经过了三次转述。这个设定的来源是三人成虎,你看到的,别人告诉你的真的是真的吗?或者只是你愿意知道的?三个人物的表达方式都不相同,卡尔莫,他讲述的有关毒物们的故事,毫无疑问是毒物交流组的主体部分。但是他本人因为体质的特殊性,如同怪物一般的存在,所以他对于自己的身世几乎避而不谈,他隐藏了许多东西。莫索菲特医生除了记录毒物们的故事,还会询问卡尔莫他自己的故事,关于卡尔莫身世的一些零散记录就是她记录下来的,她的未婚夫则根据卡尔莫的描述画下了毒物们的大概样貌,这些画作也保存在笔记本之中。李墨他整理医生的笔记,大多数笔记他都没有删减,不过他会在整理过程中加一些自己的看法。例如题目和引言都是他加的。
Q:为什么李墨不直接讲医生的笔记出版,而是要再次编排?
A:原因有很多。首先,医生在笔记本里面记录了一些日常琐事,李墨就把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删掉了。还有,关于各个毒物的介绍其实没有一个系统的排版,分散在各个地方,李墨的工作之一就是把它们整合在一起,不然读者读起来就太费力了。最重要的一点,医生在写作后期有些混乱,所以......
Q:写作混乱?能详细解释一下吗?
A:和前面的风格不同,后期医生的思维很混乱,撕了很多页纸,涂改了很多东西,李墨尽量辨别了一些字母,总结了一下大概意思。
Q:医生是怎么了?
A:初步认为是受了刺激,(摊手)更多的事情需要李墨去探索了。
Q:还有什么角色会出现呢?
A:当然是可爱的毒物们啊!阿片家族的人物设定都想好了,就等阵鳞君爆肝了。

没有拍出来想要的效果嘤嘤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