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依然没有填坑的芋酸

破写文的

逻辑混乱,没有剧情,对话是我扯的。
人物是太太家的DID!(Sebastian/Terra/Chosin/Bline) @氷色 打扰太太了
(本意是写个“你对其他人格的印象”,结果扯着扯着就扯多了,人物崩坏有,本章Sebastian专场,娱乐向)
(不要问我为什么人格没有换来换去,用了黑科技)
[Sebastian的场合]
我:您好。
S:你好,请问你是?
我:我是一名记者,这是我的名片,(递名片)我们想要做一个采访,其实就是有关“分离性身份识别障碍”人群的一个小调查,请问您是否愿意?我们会隐去相关人物的真实姓名,保证您个人的隐私。请问现在在这里的是Sebastian先生吗?
S:(看名片)啊是的。调查的话我会配合的,不过我有的人格比较危险,小姑娘采访的时候你要注意安全啊。也不用称呼我为“您”了,我就是个普通人而已。(笑)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在住院之前是个自由撰稿人,不过住院之后还是会自己写一些东西,就是现在不发表出去了。
我:啊是的,我和你的主治医生聊过,他看过你写的一些小文章,他觉得写的挺好的。我看了几篇,我也觉得写的不错。
S:谢谢。
我:那么你在医院的话,除了每天写写稿子,还干些什么吗?
S:我在这边认识了病友们,每天倒是不无聊,有时候还可以到医院的院子里走一走,虽然就一会儿,可是我还是觉得很开心。我觉得在医院我的作息时间变的很规律,我以前的时候常常有黑眼圈,现在好多了。
我:病友的话你都认识谁呢?
S:最常见到的是Grake,他常常跑过来,我有时候和他聊聊天,不过因为他患有精神分裂症,所以其实不太能听懂他讲什么。(摊手)这边倒是没有和我一样患有人格分裂症的人,不能交流一下感受还是有点孤单。其他人很少见到,原来我想和一个叫Paron的人聊聊天,可是他回了我一张臭脸,差点Terra就要打他了。从此我就小心翼翼的,生怕惹着病友们。
我:啊这生活其实也挺艰难的。那么是否能问你,你是什么时候发现自己人格分裂的?
S:具体我不太记得了,我身边的朋友常常说我有时好像变了一个人。有一次我的朋友拍拍我的肩膀,说:“Sebastian,没想到你打游戏的技术这么厉害!大神啊!”然而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那时候我觉得事情有点不对头。真正让我想要去看医生的是有一次我发现我的照片被路人上传到了网上,题目名字是《惊现女装大佬!》,那个人详细的描述了当时的情况,“我”当时就是一脸茫然地在大街上走着,你想像一下那个画面,一个180的大男人穿着女装,自顾自地在大街上走着,那画面很诡异吧,我同事们知道这件事后笑话了我很久呢。
我:啊啊,那一定很尴尬吧。
S:对,然后我就去看了心理医生,第一次的医生以“女装癖”的诊断把我打发走了,第二次我换了一个医生,最终我是确诊为“分离性身份识别障碍”,然后不久我就住院了。
我:有的心理医生估计也很少见到人格分裂症。那请问你交过女朋友吗?
S:交过。她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子,我本来都想向她求婚的,可是那次约会的时候我失去意识了,醒了后就只有脸上的巴掌印和分手短信了,我就回归了单身状态。(无奈)我觉得可能是Terra干的,不过纠结这个也没有意义了,我患了这个病,是没有办法的事。我觉得我挺对不起她的,希望她找到自己的幸福。
我:Sebastian先生真的是个很温柔的人呢。那么下一个问题,请谈一谈对各人格的印象吧。
S:Terra是个有些暴力的人,他会和我一起去健身房什么的。有时候他惹出了不少麻烦,比如暴力伤人什么的,上次他把一个人砍成了重伤,结果当Chosin发现自己不在家里,而是在一个没有电脑的小房间里时,他吓得大喊大叫,估计给那孩子留下了不少心理阴影。我现在努力平衡Terra的情绪,毕竟他时不时出现的话我确实会被当成一个很危险的人,生活会有点麻烦,和他相处的感受其实是很微妙的,我说不出那个感觉,就是讨厌他可又没有那么讨厌他。Terra三句话一爆粗口,如果冒犯你了的话,我先在这里向你道个歉。Chosin现在是个高中生,他喜欢玩电脑。以前他会熬到两三点就为了玩游戏,有一段时间他挺让我头疼的,他沉迷那种,就是“一刀999级”的那种游戏,不过很快就不玩了,(我教育了一下他)他还是某站的一个大佬级别的人物。
我:某站?我也上欸,待会我问问他。不好意思打断你了。
S:没有关系。他一般戴个眼镜,不然他不是很习惯。他其实不是很习惯社交,所以你可能要多和他聊聊天,不然他很紧张的。Chosin喜欢喝可乐,不过我现在让他尽量少喝点。他现在不常出现,他觉得医院很无聊的。Bline是唯一的女孩子,她是个盲人,她不太爱说话,说话的时候会有地方口音还有咒语,我建议和她说话时带上我们的主治医生,他可能会帮你一点忙。我允许Bline可以穿她喜欢的小裙子,不过Terra对此意见很大。她有时会找Percy玩,(她告诉过我)虽然Percy每次都很奇怪地看着“我”,哈哈。
我:那我和她聊天的时候可以给她安利几条可爱的小裙子吗?!
S:(愣了一下)你问护士可不可以吧。
我:哈哈,开玩笑。(内心:好想看Sebastian先生穿女装!!!)谢谢你,不知不觉聊了好多呢,下面要采访一下Terra,好像要先把你捆好,Sebastian先生,无意冒犯。打扰你了。
S:没有关系,我已经习惯了。和你聊天很开心。
我:谢谢你,期待下次的见面。祝你早日康复!
S:谢谢。有缘再见。
(未完,下一章更新时间:看心情)

评论(6)

热度(16)